风有约,花不误,年年岁岁不相负。落日与晚

      周暮提着食盒出了屋子,一个时辰后,他又拎着食盒进屋。
    许朝本来就睡不着,便披着衣服坐在了桌子前,边喝茶边吃桂花糕。
    周暮将食盒打开,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米饭,底下是的几个盘子里装了红烧肉,排骨汤以及一些她爱吃的素菜。
    很久没有食欲的许朝,看到了这些突然食欲大增,她没忍住咽了咽口水。
    “之前一直没有给你展示过我的厨艺,刚刚我找店家要了些现有的食材,给你现做了一些你爱吃的菜,要不要尝尝?”
    许朝有些震惊,周暮居然会做饭烧菜?
    周暮看着她匪夷所思的眼神,笑了笑:“没成婚前,我可都是自己下厨的。”东院和西院有些距离,周暮嫌弃麻烦便跟叶凝说他要自己吃饭,于是叶凝给他整了个膳房,但没有给他找厨子,让他自己学会喂饱自己。
    从一开始的糊饭糊菜,到最后叶凝夸他厨艺精湛,周暮吃了不少苦头。
    周暮坐在许朝的旁边,给她盛饭夹菜,又给自己盛了一碗。
    “你也没有吃吗?”许朝看了他一眼。
    “吃过了,又饿了。”
    许朝静静的看着他撒谎,默不作声。
    用完膳后,许朝便又躺在了床上准备入睡。
    周暮出门洗了个碗筷,回来后疲惫的躺在了她的身旁。
    大手搭在了许朝的肚子上,轻轻的抚摸着,许朝早就已经睡着了,周暮又将人抱紧了些。
    接连六日,周暮每日都带着许朝出门逛街觅食,手下传来消息让他后日回去一趟。
    这第七日,周暮等许朝睡醒,便又租了辆马车将许朝带了上去。
    “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许朝看着马车走出街上,没忍住好奇道。
    周暮笑而不语,将她紧紧的搂着。
    距离地方还有些距离,周暮不经问起:“那日在街上,同你身边的那个男的是谁?”
    许朝同他相视:“问那么多做什么,都和离了你还要管我和谁交流吗。”
    周暮摇头:“我没有要管你,我只是害怕你有了喜欢的人。”便真的不会再要我了。
    许朝挥了挥手,内心极度的燥热,她偏过头,解释道:“那是我表弟,姑姑的亲儿子。”
    到达地方后  ,许朝被周暮牵着下马车,她抬起头看见了上面的牌匾-灵安寺。
    教书先生好像说过,灵安寺是浔州最为神奇的地方,据说在这里有一颗百年神树,只要诚心诚意,心中所念都会如愿以偿,先皇在世时还特意来此地祈福过,只因云安城那一年不是水灾便是火灾,见不得百姓抹泪,先皇听从当时的太守建议在这里待了一日,从这之后,云安城便再没出过大事,不少人听说千里迢迢来到浔州。
    许朝这还是第一次到灵安寺来,在小和尚的引领下周暮带着她站在了那百年神树下。
    小和尚将她们带到此处后就不见了踪影,许朝的目光放在了那些红丝带上,上面是各种各样的祈愿。
    再回过神时,周暮已经拿着丝带走到了她的背后。
    许朝微微偏头,就见周暮整个人贴在了她的身后。
    周暮一手护住许朝的孕肚,右手拿起了桌上的笔放在了她的手心,随后大手包住了她的纤纤玉手,在那红丝带上一笔一划写道:风有约花不误,年年岁岁不相负。落日与晚风,朝朝又暮暮。
    纵使许朝再不爱看诗文,也理解了这句的意思。周暮写完之后,便搂着她站在树下,拉着她的手,将那丝带挂在了树干上。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谁都没有开口,而周暮的意思,许朝早就在那句诗句里读懂了,但她就是要装作不明白。
    “明日,我要去处理一些事,等你睡醒了,我应该就回来了。”周暮率先打破了沉寂,说完便看着许朝。
    许朝点点头,没问他什么事,也什么都没说。
    周暮以为许朝今日都不会搭理她,结果到了晚上入睡时,她突然出声:“周暮,我好难受。”

- 御书屋 https://www.yushuwu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