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不能因为我反悔了,想跟你重新过日子吗?

      许朝心里发誓,她真的没有要躲周暮的意思,本就是随心所欲,毕竟她想,周暮现在肯定是不愿认这个孩子的。
    “周暮,孩子不是你的。”许朝有意诓骗周暮,倒不是怕他把孩子抢了去,她只是不想再听周暮说些刺人的话伤她心。
    却没想到周暮的眼神变得黯然失色:“骗子,明明就是我的孩子。”
    许朝面色波澜不惊:“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时日,可是次次有喝避子汤的。”
    这也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,为何她从未忘记喝避子汤,怎么这个孩子还能到来。
    “不听你胡说了,我现在有要事,你先在这好生待着,我派了何玉在门外护你周全。”周暮刚刚进门便听到外面空中传来一声响炮,这是他设下的暗号,如若发出就代表有鱼出动了。
    许朝沉默不语,周暮亲了一口她的嘴角便出门去。
    接连俩日,许朝都在客栈里待着,她近日更加嗜睡了,只是食欲反而不振。
    周暮看到何玉派人送来的书信,里面说许朝这俩日鲜少进食,也没有闹过要回去或者出门。
    想到她一人孤单的躺在床上,周暮将一些琐事处理完,便决定回客栈待着等鱼主动上钩。
    他安排了几个手下装作乞丐待在官府外打探消息,又安排一些暗中观察近日浔州太守的家中状况。
    随后周暮便跟他们说明情况,一路快马加鞭赶回了客栈。
    路过街上有卖桂花糕的,周暮停下来买了几袋,他记忆中许朝是最爱吃这个的。
    周暮回到客栈时许朝还没有睡着,她正站在窗边看着屋外人来人往,打老远就看见骑着马的周暮,她立马关上窗子便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周暮静悄悄的走到床边,就看到许朝正侧对着墙边假寐,他上前揉了揉她的发丝。
    “这俩日听说你不愿进食,我买了你爱吃的桂花糕,要不要起来尝点。”
    许朝这段时日孕期情绪低落,他刚说完她的眼泪就从眼角流落。
    周暮听见小小的抽泣声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是我这几日没有陪在你身边,不开心吗。”他把她逮回这冷清的客栈里俩日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周暮有些后悔了,他应该让她在姑姑家待俩日。
    见许朝不说话,周暮紧紧握住了她的手,随后亲了亲她的眼角。
    许朝终于睁开湿漉漉的眼睛,望着他平静道:“周暮,你放过我吧,我们已经俩不相欠了。”
    俩不相欠,周暮心里仔细琢磨这四个字。
    还没等他开口,许朝便继续道:“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孩子,等他出生我便给你,如果你觉得他不该存在,那我明日便去引产。”
    没想到她说出这样的话,周暮有些红眼,低下头摩挲她的脸颊,有些委屈的盯着她迷茫的眼神:“就不能因为,我反悔了,想跟你重新过日子吗?”
    静默许久,许朝沉思道:“周暮,你想要的不过是我的身子罢了,你要知道,我们从小就不和,而你也是从小就很厌恶我的。”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脸颊便被他捏住,随后一张俊脸靠近,周暮舔了舔嘴角俯下身子吻住了她。
    周暮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到许朝说从前,因为每说一句,他都想抽死当初那个嘴贱的自己。
    没过多久,许朝呼吸不过来,没忍住抬手啪的一下给了周暮一巴掌。
    周暮一下被打的晕晕乎乎,反应过来后继续强吻身下的女人。
    口舌之间的缠绕响彻全屋,许朝自己都要被这声音羞的要死,更别说这里隔音不行,外面若是有人经过仔细一听就能听出点端倪。
    几分钟后,周暮终于松开了许朝的香唇,一脸失神的看着她清秀靓丽的面庞。
    上次他居然还说她丰腴了许多,明明仔细一看,她看着倒是消瘦了些。
    周暮下床,从桌子上拿出一袋桂花糕倒在旁边的盘子上,他看见了旁边未打开的食盒。
    他将桂花糕递给许朝,又去拿桌子上的食盒,准备出门去找膳房热一热。
    许朝看出了他的想法,咬了一口桂花糕:“不用热了,我不想吃。  ”
    准备开门的手顿住,周暮偏头看向许朝:“你不吃,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?”
    许朝愣了一下,她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- 御书屋 https://www.yushuwu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