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一个女人没办法满足你,你会不会和更多

      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,沉清泠身上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起来的时候摩擦到花穴,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
    段重言竟然没有出去,拉着窗帘坐在旁边,她一时竟然没有发现旁边有人。
    “醒了?”段重言的声音传来,沉清泠愣了一下,朝声音来源处看去。
    段重言扶起她,又在她的示意下拉开窗帘,显出一张有点阴郁的脸。眼睛旁一圈淡淡的青黑,显然昨晚并没有睡好,手里还拿着一根烟,但并没有点着。
    沉默一时在两人之间弥散开来。
    过了一会,沉清泠才无事一般,温声问:“你怎么没出去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段重言应了一个字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有面包牛奶,也有粥和鸡蛋。”他问。
    沉清泠已经留意到桌上的食物,可以说,末世以来,她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早餐。
    这些食物显然不是一个人的分量,段重言却只看着她吃,沉清泠喝完了粥,把白水蛋剥了皮递给他,他才就着沉清泠的手,两口把鸡蛋吃了。
    沉清泠的神态自若,看着段重言又吃了两个面包,才无事一般,说:“段哥,你昨晚要得太多了,我……我承受不住。”
    段重言低低嗯了一声,过了一会哑声说:“以后不会了。”
    以后真的不会吗?他的心中生出不确定。
    从本心来说,他绝对没有伤害沉清泠的意思,但也许是因为沉清泠脱离掌控的不安作祟,昨晚,他确实失控了。
    他难以抑制一次次强力占有她的冲动。
    沉清泠看着他,神色复杂。
    前世今生很多东西串联在一起,她突然明白了解释不通的地方。
    他透露过感情观,末世之前,他似乎想要像感情稳定的父母那样,有一个相知相携的伴侣。
    他一开始曾把她看作附庸,但随着喜爱日深,对她越来越好。
    他在床上很凶,却在昨晚之前,从来没有只顾自己泄欲,反而愿意让她更快乐。
    这样的人,前世两人第一次相见,他就想上她。第二次见面,就毫不客气占有了她。
    如今想来,这和段重言之前的行为迥异,却和昨晚相似。
    想到什么,沉清泠开口问:“段哥,你最近除了那颗异果,有吃其他的东西吗?以前没吃过的异兽肉也算。”
    段重言神情一震,认真想了一会摇摇头,说:“没有,最近吃的东西和之前没什么不同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吃完那颗异果以后,异能有提升吗?”沉清泠又问。
    段重言给了肯定的回答:“有,这几天我隐隐感觉到,再给我一段时间,就能进阶到四阶了。”
    曹山基地遇险的时候,他才进阶,过了两个多月,就又要进阶,异果果然非同凡响。
    要知道,进阶是越来越难的,一阶到二阶只需要一定的异能使用经验,二阶到三阶是分水岭,很多人进入二阶就再无存进。三阶之上,至少在末世几年之后,都算是强者。
    他眉头皱起,说:“你的意思是,你怀疑那颗异果有问题?是邪物?”
    沉清泠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但你的变化好像是从吃了那颗异果开始的,我说不准那是不是邪物,很多有好处的东西也有副作用,比如人参吃多会流鼻血。”
    “就像你说过的,福兮祸之所倚,祸兮福之所倚。”
    沉清泠说完,心中却基本确定,那颗异果有问题。
    异果提高了他性事的阈值,原本能在一次性事中获得的快感,现在要四次五次才能得到,可能还不能满足。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沉清泠心中生出巨大的悲哀。
    末世让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家园,让正常的秩序崩溃,让人性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验,还让一些人坚守的东西溃烂:相信爱情的,成为欲望的阶下囚。
    段重言哪怕压制自己,也很快不是一个女人能满足的。
    她看着段重言,问:“段哥,假如,我是说假如一个女人没办法满足你,你会不会和更多的女人上床?”
    和前世她知道的一样。
    段重言猛地钳住她的下巴,眼神阴沉,狂风暴雨在其中酝酿。
    “沉清泠,你什么意思?你觉得我是那种人?”
    是的,前世的经历告诉我,你是。

- 御书屋 https://www.yushuwu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