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真被他肏上三天三夜 (高h)[羊毛圈 po1 8

      被周暮解开双手后,许朝直接瘫软的坐在了地上,恰好此时眼布掉落,她的眼里吟满了泪水。
    累的太狠,许朝趴在床上就快速入睡,根本不想再管其他的事情。
    一直睡到半夜,许朝被身体里的异样惊醒,她揉了揉眼睛,就见微弱的灯光之下,周暮正压在她的身上,捧住了她丰满的乳房,将奶子含到嘴里舔舐着舍不得放开。
    见她醒了,周暮啃噬的更厉害了,白嫩的胸上都沾满了牙印和口水,他吸吮住乳尖,将乳头叼在嘴里舌条不停的在上面打转着。
    夜晚太过漫长,俩具裸体不自觉又靠在了一起,房间里的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闷哼交织在一起,在昏暗的灯光,安静的屋子里倒是格外的契合。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:sanyesh uwu.vip
    第二日许朝想要起床,却根本忍受不了这种被重物碾压的痛觉,她锤了捶腰,才终于睁开眼睛,身旁早已空空如也,周暮又不知是去了哪里,许朝想,不在也好,若是被他真的肏上三天三夜,她别想活了。
    只是她一打开屋子,就看见周暮正拎着食盒走过来,她鬼使神差一把关上了门。
    周暮大清早吃了个闭门羹,心情却没有受到影响,他锤了捶门:“朝朝,开门。”
    许朝思考片刻,还是给他开了门,她想,用膳而已,他总不能在用膳的时候逼迫她行夫妻之事吧。
    周暮一眼看穿她的小心思,便偏偏不如她意,将人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    许朝一声惊呼:“周暮!”
    周暮嗯了一声,环绕着她的身体打开了食盒,香味传来,许朝早就已经饿的不省人事了。
    还好这顿午饭吃的还算是安稳,周暮没有对她做什么。
    晚间,    周暮一进院中,就看见许朝坐在草地上玩石子。
    整天待在这院子里,许朝实在是有些烦闷,院子中所有的下人都不见人影,就连玉宁许朝都没有看见,所以晚上看到周暮的时候,她有些不爽。
    “我都答应陪你三日了,又不会跑,你也不至于真让我一个人困在这吧!”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有我陪着你。”周暮一把拉起了许朝,扛着她的身体就往房间里抱,许朝心想大事不妙,快要进屋时一把拉住了房门,结果,房门被带上了
    不知道是第几次,许朝爬起又被扔到了床上,这次她心如死灰般睡在床上。
    周暮这次缓慢的解开了她的衣物,之后又开始解自己的,这次他还顺带放下了挂在床一旁的帘子,将屋子和床上的他们相隔开来。
    许朝眼睁睁的看见,他从一旁的衣服中拿出了在书中才看到过的-羊毛圈。
    这一瞬间,许朝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有些沸腾,光是看着她就害怕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周暮,别”
    许朝话还没说完,周暮就已经将那东西套在了阴茎上面,他的手指更是已经插进了她的穴内,不到一会儿淫水便沾满了他的双指,抽出来时湿哒哒的,还带着些淫丝。
    许朝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便被周暮抱起,翻身跪趴在床上,屁股也被他高高抬起。
    只见周暮将带着羊毛圈的巨物,一举刺入了许朝的蜜穴中。
    “啊啊!不要!”终究是晚了一步,他的肉根早已全然肏进深处。
    那羊毛圈上面的毛细密绵软,插进小穴内壁时扫过了里面的每一处软肉,有些痒意又有些疼。
    周暮还可以的在里面搅动着,羊毛圈也跟着到处剐,许朝又疼又爽,眼角早已有了些泪意。
    “爽不爽,嗯?”
    许朝咬牙切齿的抓住了身下的床被,强忍住下体内的瘙痒破口大骂:“爽个屁!”
    周暮一手抬着她的身体,一手按住她的下巴,附在了她的耳边。
    “真的不爽吗?这可是我找人从边域带回来的,说是邻国公主和皇后最喜欢的东西。”
    起初还有些不适应,这羊毛圈在里面戳久了,许朝倒也觉得挺舒服,可她一点也不想称周暮的意。
    “这种东西,还没有我的玉势舒服。”
    就因为这句违心话,许朝跪在床上被整整肏弄了一个时辰,最后的关头不知道那毛戳到了哪里,竟让许朝的穴内淫水大发。
    “嗯嗯嗯”在许朝高潮之时,周暮也早已把持不住,和她一同抵达了这场性事的高峰,乳白色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出,烫在花心上,惹得许朝的身体一阵抖动。
    这到了晚上,周暮更是过分了许多,从醒来吃了顿饭,他的肉棒一直塞在许朝的穴里,迟迟不抽出来。
    接连高潮多次,许朝累的不行,又被男人拖在身下狠狠操干。
    就连要喝口水,她都是被插着去。
    一直到深夜,许朝的肚子早已鼓胀不已,周暮才放过了她的身体,将那肉棒啵的一声抽了出来,大把的精液接连不断的流出。

- 御书屋 https://www.yushuwuu.com